青岛华厦眼科医院小儿眼视光专家李松江:追光者,自带光芒

2022-10-11 13:2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52730) 扫描到手机

他每天与孩子打交道,20年来从未间断。

他没有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走走路”。

说起他的性格,他既有北方汉子的爽朗真诚,又有多年浸染医术的温和谦恭。

用微信同他转达工作,他会带上有趣的表情包,在风趣和幽默中透露着平易近人。

「追光之路,初心为“瞳”」

孩童的目光里有什么?

孩童的眼里,或许是天真,或许是烂漫,目之所及,是对万物的好奇,更是对明天的向往,他们的目光,饱含着星辰与大海,藏匿着简单与快乐,描绘着想象与答案。

作为人体最重要的感官之一,拥有一双健康明亮的眼睛以及良好的视觉,对儿童的成长来说至关重要,但某些眼部疾病,往往会影响孩童的视界。

记者曾遇接触过一位近视小患者阿健,9岁的阿健在青岛市南区读小学三年级,但他已经近视3年了。阿健的母亲赵女士说,“儿子6岁的时候,去医院查一下视力,结果发现他已经是100多度的真性近视,老师说他上课总眯眯眼。”去年孩子的视力持续下降,近视度数从100多度升到200多度,赵女士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据国家卫健委于2021年7月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50.2%。这意味着2020年比2019年有所反弹,上升了2.5个百分点。

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形势依然严峻。

就在这严峻的形势下,有这样一批人依然坚守在“瞳”光之后,以仁心仁术默默守护着祖国未来的花朵。

但小儿眼病治疗不同于成年人,更需要专业的小儿眼科医生,记者有幸采访到了青岛华厦眼科医院小儿眼视光专家李松江副主任,接下来,让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位小儿眼科医生背后的故事。

记者:当初选择成为一名眼科医生的缘由是什么?

李松江主任:选择眼科也是一种机缘巧合,我大学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学这个专业是其他专业都需要学的,像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当然包括眼科,当时毕业去了一家综合医院实习,各个科室都有,一般刚毕业的学生都喜欢到内科和外科这种大的科室,在那里去进修和学习,恰巧眼科当时非常缺人,让我去帮忙,而我本人对眼科并没有多大兴趣,但是随着在眼科逐渐深入地学习,看到患者眼病都纷纷好转,比如一些白内障患者,手术之后第二天就复明了,看到患者那激动的眼神,有时候患者会激动地把你抱起来,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眼科也特别好,后来跟随各个眼科主任和专家学习,就开始逐渐喜欢上了眼科行业,一直走到今天。

记者:您从事眼科这么多年,尤其现在做的是小儿眼科,对于这份职业有什么样的感悟?

李松江主任:之所有选择小儿眼视光专业作为发展方向,是缘于当时一个做斜视手术的患者,这个小朋友我记得非常清楚,大约是10岁左右,术前有非常明显的外斜,周边的同学对他态度都不是特别好,当时做完手术第二天,小朋友照镜子看到自己的眼位非常正,这孩子当时就“哇”一下哭出来了,他的家长也非常激动,所以这个事情给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想到小儿眼科的发展非常重要,尤其是最近几年国家对小儿近视防控非常重视,小朋友的近视发生率越来越高,好多在幼儿园阶段就戴上了近视眼镜,这也让我感到责任非常重大,所以这更加强了我对小儿眼科的认识,并对此进行深入的学习,全身心投入到小儿眼科方向中去,而且最近几年我们在小儿近视防控和斜视手术治疗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小朋友因为近视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家长和孩子都很高兴,这让我们感觉到这个方向非常重要,我们本身作为小儿眼科的医生,能够帮助小患者进行近视防控及其它小儿眼病的诊治,也确实感受到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

记者:20多年的从医经历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李松江主任:最早接触眼科,我重点学习的是白内障手术专业,当时看到一些患者由看不见到看得见,视觉质量有很大提升,患者那种激动的心情会让你终生难忘,而且对我们医生自身也会带来很多成就感,后期之所以选择小儿眼视光专业,还是因为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当时有个大约10岁的小朋友,近视在200度左右,戴着一副框架眼镜,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近视度数发展越来越高,由200度到300度,再到400度,越来越控制不住了,后来到我们医院检查,发现他适合佩戴角膜塑形镜,戴了角塑镜之后,这小朋友的近视度数在一年里几乎没有增长,近视得到了有效控制,家长和小朋友本人都非常高兴,我们感觉能通过科学的技术手段让近视得到有效的控制,也有一种很大的成就感,我也坚定的意识到小儿近视防控的重要性,希望用我的专业帮助更多小朋友去摆脱近视、斜视及各种小儿眼病的问题。

记者:医生是一份特殊职业,除了生活、工作外,还需要不断学习,所以比较忙碌,您平时如何平衡这两者的关系?

李松江主任:作为一名医生,我们的专业特点就是学到老活到老,我们小儿眼科也是,专业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一旦我们停止学习,一些旧的知识以及被淘汰的知识,就已经不适合我们现在专业的发展,最终我们自己也会被淘汰,因此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学习,我的爱人也是一位内科医生,她也在不断的学习、进修、进步,参加各种会议。

我们俩的这份精神追求是好的,但现实的结果却是相反的,因为我们都把家庭给放弃了,我们的孩子都必须交由老人来帮忙照顾,这几年我们对孩子、对家庭的付出都太少了,而老人对我们又非常包容,这反而让我觉得非常愧疚,因此我们现在都是全身心投入到专业中去,也是希望通过为我们的小朋友做到最好的眼科医疗服务,这样才对得起我们的家人,对得起我们的孩子,对得起我们的患者,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追求。

记者:您平时看诊的小朋友一定很多,平时遇到不听话不配合的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去安抚?

李松江主任:我们在临床工作中,接触到的小儿非常多,有很多小朋友并不配合检查,尤其是年龄小比如三四岁的。我们发现家长非常着急,小孩检查也不配合,这就对我们小儿眼科大夫提出非常高的要求,如何对待这么小的患者,如何让家长放心的去让孩子看眼睛,对此我们也采取了好多办法,比如用一些小东西逗逗小孩,或者用其他一些方法改变他的注意力,让小患者能配合我们的检查,这样才能有效检查出眼部的问题,家长也才能安心,当然对我们小儿眼科大夫的要求是必须要有耐心,每当看到小孩那种天真烂漫眼神的时候,我们也觉得责任重大。

记者:近视防控现在已经成了国家战略,目前医院也在大力推动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对于这一块工作的开展您有什么样建议?

李松江主任:我们国家现在面临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近视防控也已上升成社会问题,因此我们小儿眼视光专业的医生,应该首当其冲站出来面对这种问题,而这种问题是社会性的,不单单是小朋友自己,小朋友的家长要面临,我们的眼科医生要面临,尤其是我们小儿眼科医生,需要来共同解决的问题,近视的发展逐年递增,由幼儿园到小学,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近视的比例越来越高,到了大学我们会发现近视的人群比例会占到70%以上,这个数字是惊人的,而且国家每年花在近视防控工作方面的支出,已经形成一个经济问题,给我们国家未来的发展带来很大困扰,因此做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就是我们的责任。

对于近视防控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我们医生也做了很多努力,小朋友的家长也做了很多牺牲,比如在社会层面,学校进行减负,学生的书包由原来的很重减轻到几本书,课后班取消,我们全社会也已经看到了效果,让减负成为近视防控第一步。

学校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加强户外运动,增加体育课,控制文化课的时间比重,这都在近视防控方面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

从我们医生角度,我们也是提出了好多办法去做近视防控,比如目前比较好的方式,就是角膜塑形镜,角膜塑形镜出现已有十几年了,经过这些年的数据统计发现,对于延缓近视加深它是有效果的,再比如采取其它一些光学措施,功能性镜片,框架眼镜,其它有控制效果的隐形眼镜,我们小朋友当中有佩戴的,他们的近视增长率逐年下降,在临床中我们也发现过一例3岁因遗传导致高度近视的小朋友,对这种我们会采取手术方式,比如后巩膜压迫,来控制近视增长,我们医生有责任,也有信心,来帮助小朋友在控制近视增长方面起到有益的作用。

我们也遇到很多近视小朋友家长,在这方面非常用心,对于近视防控知识学得很深,就像小儿眼科医生一样非常专业,从近视防控大环境角度来看,我们也非常高兴家长们去这样做,由此我们可以小朋友家长有效沟通,配合我们共同来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记者:对于加入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有什么感想?

李松江主任: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是有深刻影响力的眼科集团,集团汇聚了诸多眼科行业领军专家,其优秀的眼科诊疗服务体系也已经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认可,这次有幸加入到青岛华厦眼科医院,我也深有感触,医院专家团队和学科建设非常完善,员工团结,共同努力,集团、医院重视小儿眼视光学科的建设发展,而且跟随国家政策,我有信心与集团、医院一起,把小儿眼视光学科打造的更好,我也将用我所学专业知识,与集团和医院共同回馈社会,推动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事业发展,守护好儿童青少年的光明未来。

「记者感悟」

初见李主任,还是在骄阳似火的七月份,可能是每天跟儿童打交道的缘故,李主任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刻板和严谨,几次会面,他既有北方汉子的爽朗真诚,又有多年浸染医术的温和谦恭,用微信同他转达工作,他会带上有趣的表情包,在风趣和幽默中令人感到平易近人。

或许,只有童心未泯的人,才会更好地跟小患者交流。

每次来到眼视光诊室,都能看到李主任为小患者看诊,耐心解答家长的问题,有时会看到他拿着检验单来回踱步,不断思考着患者病情的解决方案。

他看诊总喜欢弓着后背,将身姿尽可能降低,他说这样能够跟小朋友平视对话,也能减少小朋友就医的紧张感,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为此弓了20多年。

他的温和谦恭,他的醉心医术,他用自己的“医心”守护着“瞳”年光彩,虽无骄阳般光芒万丈,但也在默默绽放着光辉。

因为追光者,自带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