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牙市场调查③ | 民营牙科诊所10年增长5倍!优质牙医相对缺乏 种牙机器人能否破解难题?

2022-07-30 10:1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0381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实习生 贵译欧 张睿

种植一颗牙,动辄上万元;一口牙甚至能在县城买套房……高昂的费用让很多人直呼种不起,随着种植体等耗材被陆续纳入集采,原材料的成本将会降低。但是,优质牙医人才的稀缺,仍然是短时间难以解决的问题。以青岛为例,10年的时间,民营牙科诊所从原来的400多家发展到近2000家。但是,目前具备牙医资质的也只有3000多人。这其中,具备种牙技术的牙医占比不超过20%。“庙多僧少”,尤其是技术成熟的优质牙医非常缺乏,种植手术流程的复杂等等,导致手术费用居高不下。目前,不少医院开始引入种植机器人来进行手术。借助科学技术,能否为目前牙医缺乏的现状开辟一条破局之路?

10年涨5倍,民营牙科诊所近2000家

如今,走在路上经常抬头就能看见牙科诊所,大大的广告牌非常引人注目。在以前,一般只有牙齿坏了,才会去看牙。现在,随着大家对于口腔健康的关注,矫正畸形、种植牙、美牙等等,成为了新的需求,看牙的人群越来越大。

随之而来的,是民营牙科诊所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其中,有些人从公立医院的牙科诊所辞职,凭借优秀的技术创业;也有一些资本瞅准了未来的发展潜力纷纷入局,开设连锁机构式诊所。

青岛市民营口腔协会郭会长说,青岛民营牙科诊所的发展也非常迅猛。10年之前,民营牙科诊所也就有400多家。在当时,有地域以及数量上的限制,新开一家诊所,必须替代一家诊所。此后,国家放开限制,民营诊所迎来了爆发期。

目前,全市民营牙科机构接近2000家,具备资质的医生也有3000到5000人。但是,从业人员里真正有经验能够熟练完成一些有难度手术的,占比并不大。尤其是种植牙医,占比不超过总从业人员的20%。

尤其是成熟的种植牙科医生,更是缺乏。种植牙由于更接近于自然的牙齿,使用时间长,成为不少人的选择。而目前的种植牙医数量,解决存量需求的难度就很大。

据媒体报道,根据第四次全国口腔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在35~44岁的中青年人群中,缺牙率大约为36.4%,平均牙量为每人29颗,缺牙已修复比例82.8%;65岁~74岁老人当中,86%存在牙缺失,全口无牙的比例为4.5%,平均牙量22颗,缺牙已修复比例为63.2%。

尤其是中老年人,种植牙的存量需求非常大,而具备资质的种植牙医数量相对却比较少。据媒体报道,截止到去年,我国每百万人拥有牙医数只有189人,而美国,意大利,法国则达到了600多人,远超我国。

牙医数量为何这么缺乏?中华口腔医学会民营分会副主委王聿明介绍说,主要原因在于口腔医疗爆发式增长。但是要培养一名优秀的牙医,涉及到的学科非常多,更需要长期临床历练,培养周期漫长,造成了牙医数量的短缺。

一名种植牙医生,成熟最少需要10年

王聿明说,我国医生人才的培养周期超过8年,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最少也需要十年。之所以培养周期这么长, 也跟种植牙所涉及的学科众多,而且要求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有关。

种植牙是一门复杂而又精密的手术。很多人觉着很简单,其实里面涉及到知识有很多。以上额窦为例,周边有丰富的神经,可能一个微小的失误,就可能造成面部神经受损麻木。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种植牙首先要看患者的基础如何。“种牙首先要看土壤怎么样”,王聿明说,如果骨量不够或者骨头较薄,就需要设计具体方案进行增骨。培养好环境以后,还要根据个人的特点,精准地将种植体埋进去。每一个操作步骤都需要精准,不能损伤到周边的神经和血管。等到一段时间愈合以后,再进行第二次手术,放置基台,最后再戴上牙冠。“新手和老手的区别就在于,”好的牙医帮你种上牙,你感觉不到异样的存在。如果操作不精准,牙冠也可能缝隙过大,经常容易塞东西。这些都决定了,想做好种植牙手术,必须有漫长的学习过程才能掌握。

已经有了6年种牙经验的牙医吴彩梅说,她是一名专科毕业生,2010年毕业,2016年取得了种植牙的资质。虽然已经有了6年临床经验,但是现在还是只能接一些初级的病例,一年的手术10多例。如果要真正成熟,至少还需要三五年的时间。

吴彩梅说,她算是成长比较快的了,也算是一名牙医成长的缩影。为专科院校毕业的学生,2010年毕业后又考取成人本科教育,过了一年以后,她考取了助理医师资格证。又工作了两年,考取了职业医师资格证成为了一名牙医。又经过了一年,通过学习、参加各种培训积累了足够的学分,2016年才成为一名具有种植牙资质的牙医。虽然具备了资质,但并不代表着就能成为一名好的医生。

平时,她们为了锻炼稳定性以及精度,经常会徒手剥生鸡蛋,将鸡蛋皮弄下来,而不损坏里面的那层膜。这也算是她们的基本功,她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基本掌握,平时也经常练习。另外,她们也经常对着动物的头骨,进行模拟训练,不能出现太大的差错。

“我觉着大概需要5到10年的工作经验,才能具备基本技术,”吴彩梅说,她会选择一些相对简单的患者,例如在前期检查的过程中,各方面骨质条件比较好,距离血管以及神经比较远,这样的病例她敢接,也能做好。如果复杂一点的,还是要院长亲自去做。

当然,患者的选择也是重要的因素,大家肯定都愿意选择经验更丰富,技术更加成熟的医生。但是,年轻的医生的成长,缺乏足够的临床经验积累,这也是导致好的牙医成长慢的原因之一。

本科教育人数少,毕业生更愿进公立

王聿明说,目前我国牙医的培养主要有两条路,一条是专科培养体系,更注重培养普适性人才,另外一条是本科培养体系,更注重培养精英式人才。

看看每年高考的录取分数就知道,医学院、牙科,录取分数都是最高的那几个专业。 医学院的本科学生就要5年,如果读研究生的话,可以专门读种植牙方向,这又是3年时间。毕业以后,有了一年的工作经验才能考取医师资格证。

之后,再通过继续学习积累足够多的种植学分,才具备种植牙医的资质。整个过程下来,最少也要十多年时间。这还只是刚刚具备种牙资质,如果要有更高的技术,不仅需要自己努力学习,更需要临床经验的积累才能达到更高水平。

每年医科院校毕业的学生,受教育的年限更长,技术以及知识储备等方面也更强。但是,他们大量都进入了医院,只有小部分进入了民营的牙科诊所。这其中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在公立医院有更多的临床经验,成长也更快,另外一方面也能够评职称等。也有一些在公立医院工作了多年以后, 辞职创业。

另外,临床经验的积累也需要一定的过程。虽然牙医行业比较热门,但是真正大规模的人才培养还是近些年才开始,目前阶段很多都是一些刚毕业的新手牙医,老牙医比较少,这都需要一定的过程才能逐渐解决。

招一名好牙医,最少年薪30万

大量的种牙需求,催生了大量的民营牙科诊所。相比于选择国外的耗材,选择一名优秀的牙医更是能否种好牙的关键。这也导致民营牙科医院开始了抢人大战。

一名牙科医院的院长冯女士说,目前行业内牙医人才缺乏,主要缺乏经验丰富的高水平人才,高学历且拥有主治医师资质的大夫仍满足不了行业需求;医院相对比门诊类更容易吸引人才加入,例如,医院一般有多位老教授、专家坐诊,且能够接诊更多复杂病例,对中青年优秀人才有很大吸引力,但仍有一定缺口。

作为一家民营牙科医院的院长,从公立医院出身的王聿明有着丰富的技术,基本上有难度的患者都会选择让他来治疗。但是,在招收人才上,也面临一定的苦恼。

王聿明说,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成熟的医生,否则一旦出现医疗事故,多年来积累下来的名誉也跟着毁了,得不偿失。现在业内成熟的种植牙医生,如果想要招聘的话,最少年薪得30万。

虽然看着薪资很高,但是作为一名种植医生,前期需要经过漫长的学习过程,然后再加上多年的临床经验,手术的结果也能保证患者牙齿更舒适,更稳定,这也是一名牙医价值的体现。另外一方面,牙科医生也面临很多职业风险。比如,治疗的过程中,每名患者都需要张开口腔,这也是更容易导致呼吸道传染病的传播等等。

种植机器人来了,青岛已开始临床应用

一方面是日益增长的种牙需求,另外一方面优质的种牙医生培养周期长,人员缺口较大。近年来,一些医院开始研究使用机器人代替人工进行手术。

早在2017年,由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和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机器人研究所联合开发推出的自主式种植牙机器人,就成功完成了世界首例自主式种植牙机器人种植手术。

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包括广东、湖南、湖北、四川、重庆、浙江、江苏、上海、山东、北京、辽宁、陕西、甘肃、新疆等地在内的全国超半数省份,均已开始将种植牙机器人应用于临床治疗。

在青岛,也有几家民营口腔诊所以及公立医院开始运用种牙机器人,成功进行临床治疗。本报今年4月20日曾报道,青大附院口腔种植科成功运用国产机器人为一名牙齿缺失的患者实施了种植体植入术,并同期进行了数字化即刻修复。相比经验丰富的医生操作,误差缩小至0.25毫米,极大地提高了临床手术的精准度,时间也缩短到了25分钟。这也是全首次国产机器人在口腔种植领域的尝试。

据介绍,在治疗效果方面,过去种植牙时,医生需要切开患者的牙龈黏膜层,放入种植体后再缝合。但通过机器人操作,可以直接在牙龈黏膜层上钻孔至牙床内部,植入种植体,这样的微创手术,术后几乎看不到有手术痕迹,不影响美观。

相比于传统手术操作,采用机器人手术仅需要1-2名医生在旁边协助,也提高了手术效率。钻孔过程中机器人还可以实现随动校准,将人为失误降到更低,确保更精准、更微创、更安全,为良好的修复效果打下基础,可以有效延长种植牙使用寿命。

业内人士:

机器人可部分替代,优秀种植医生仍然缺乏

一家私人牙科诊所的负责人冯女士说,现在不少医院还有民营牙科诊所开始采用种植机器人,通过智能化机器代替部分手工,她们也关注到了行业发展的这个新趋势。从现有的案例看,确实机器人有它的优势,更加精准、稳定,确实会给他们的行业带来一定的冲击。尤其是具备资金实力的机构,肯定会率先用上这些设备,对于他们这些小型牙科诊所而言,肯定会有影响。

中华口腔医学会民营分会副主委王聿明说,种植牙是一个复杂的手术,难以做到流水线式的程序化操作。如果是情况简单的话,机器人可以进行操作。

但是,整个操作流程,都是需要医生在前期判断的基础之上,设定好程序以及输入相应数据,机器人才能完成手续步骤。在在手术过程中,也需要医生对于数据实时监控。一旦发生数据失误、电路中断等意外状况,没有医生的“救场”,后果难以想象。

另外一方面,对于一些复杂的病例,种植机器人目前还难以解决。每个人的骨质条件不一样,有些需要植骨,这些操作都很难通过机器人来完成。

王聿明说,目前机器人可以适度参与到种植过程来,缩短了医生的工作时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医生的种植效率,降低了人工成本。但是,如果依靠它完全代替人工,恐怕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发展完。相比于种植机器人,优秀的牙医仍然不可或缺,增加培养的力度,提升牙医的技术水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